Yes、My Lord♥

【特傳冰漾】Atlantis 00


CHAPTER 00

  Atlantis是近年來詢問度最高的實感遊戲,真實度近乎百分之百外,內部的劇情以及副本更是比其他遊戲更加的精緻,而且它更標榜出遊戲內角色人物每人都不一樣,絕對不會有重複的人物出現。

「欸姊,這是甚麼東西?」手持電話的男子看著自家客廳裡多出的東西無奈的詢問道。

『Atlantis的專屬遊戲艙啊,你只要躺進去就會自動幫你登入了,還有啊、進去後記得要出來。』語畢,電話那頭的女子便掛了電話。

  男子盯著電話半晌,輕嘆了一口氣,放下身上的東西,洗了個澡後,他認命的躺入遊戲艙。

『您好,歡迎進入Atlantis。』
  

題目:特殊傳說ˇ冰漾永遠!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2/01/05(木) 20:51:45|
  2. 靈感靈感一推坑
  3. | 引用:0
  4. | 留言:0

【特傳冰漾】Rechercher 05

CHAPTER 05

褚冥漾持著槍指著眼前的逃犯。

「不許動。」清冷的音調中蘊含著妖師的力量。

今天的褚冥漾被搜查二課的人借來逮捕犯人。

全警視廳的人都知道搜查一課的褚冥漾追捕犯人從不失手,即便他的體力很差。

「不許動。」褚冥漾聚精會神的盯著犯人,揮了揮手示意身後的警員將犯人銬上手銬。

「褚警官謝謝你今天的幫忙。」二課的課長走了過來,向褚冥漾致謝。

「不會。」褚冥漾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希望那名犯人可以把事情全盤托出。」這是他對他們的祝福。

「希望如此。」二課的課長語重心長的說道。

「那麼,我先走了。」褚冥漾鞠了躬,離開了現場。


新宿銀座──

褚冥漾不懂為什麼他們還要一直在這裡盯著近藤優勝。

而且他覺得千冬歲跟萊恩女裝扮上癮了。

每天他們兩個最有精神應該就是這時候了吧?

唉、他到底什麼時候可以脫離扮女裝的行列。

「漾漾,目標出現了。」

褚冥漾微笑走到近藤優勝面前,「近藤先生。」

「不要靠近我!」近藤優勝一反常態的朝褚冥漾吼著,「就是你害了我的!」

褚冥漾一臉茫然,他害了他什麼?

「千冬歲、萊恩去保護漾漾。」褚冥玥的聲音透過耳機傳入在場人的耳裡。

「我害了你什麼?」褚冥漾疑惑的問道。

「我在組裡的地位降低了,一切就是因為我跟你走的太近了!」近藤優勝看著褚冥漾的眼神充滿著怨恨。

近藤優勝還依稀記得今天組裡的頭看著他的眼神,彷彿在警告他不准再靠近褚冥漾。

冷的令人心驚。

「因為我?」褚冥漾愣愣的重複他說的話。

「對!就是因為你!」近藤優勝再度瞪了褚冥漾一眼,離開了。

「糟了、唯一的一條線斷了。」萊恩靜靜的呈述著。

褚冥漾突然很想巴萊恩,這樣的消息不應該是這麼平靜吧!

「對呀,斷了,你們死定了!」褚冥玥略帶怒氣的聲音透過耳機傳了過來,讓在場的人一陣寒顫。

千冬歲摸了摸鏡架,「不,還有一條。」

褚冥漾看著千冬歲,他的心裡突然很不安。

「什麼?」

「漾漾認識Atlantis的上層。」千冬歲看著褚冥漾說道。

「褚冥漾,這麼重要的消息你怎麼不早說!」

褚冥漾一愣,他也是昨天才想清楚啊!

千冬歲你為什麼要陰我!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啊!」褚冥漾小聲的吶喊著。

「那麼就交給你了,快去追近藤!」

褚冥漾一愣,不是這樣吧?

「漾漾你還不動作?」千冬歲催促著。

這不是動不動作的問題吧!他還穿著女裝耶!

「如果你是在介意你還穿著女裝的話,上次你已經衝出去過了。」萊恩淡淡的說道。

褚冥漾愣住,謝謝你突破了盲點。

「褚冥漾,你再不去追你就死定了!」褚冥玥如此的說道。

嗚嗚、他怎麼這樣被別人奴役阿?



褚冥漾跑出到店外,左右張望著。

沒有看到剛剛跑出來的近藤優勝,映在眼簾的是他掛記在心中的那麼銀。

「跟我走。」那抹銀的主人在他耳畔低語。

而他,竟然點頭,乖乖的跟著走。

因為那個人是他的學長。



「學長……。」

「噓、別說話。」冰炎抓起褚冥漾的手,開始在暗巷裡奔跑著。「把你身上的追蹤器,通訊器全數丟棄。」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可是……,學長……。」

「別可是了,快丟。」

褚冥漾看著眼前的冰炎,「我不能丟。」一但丟棄就是否認了他四年來的努力。

冰炎勾唇,「好吧,那把它全數關機。」

褚冥漾一愣,他知道冰炎退了一步,於是他最後還是把身上所有的電子產品關了機。

冰炎滿意的看著褚冥漾。

他繼續拉著褚冥漾在巷子內跑著,直到跑到一處房子前,冰炎才停下。

「學長,你現在過得怎麼樣?」冰炎把褚冥漾拉進房裡。

「我現在過得很好。」冰炎看著褚冥漾如此的說道。

褚冥漾微笑,「嗯。」

「我想再看你之前在銀座跳的那支舞。」

褚冥漾紅了臉,「學長,你看過那支舞?」

冰炎點頭。

你若暗戀 歌詞裡的紅粉 我唱一遍 何不給點掌聲
值得安慰的人 掛著滿臉淚痕 索一個吻都不可能
你的人輕靠我肩膀 你的心爬上誰的床 別說有情人都善良
幾杯酒喝斷你肝腸 染紅了罪人的眼眶 演一首歌 療愛的傷


褚冥漾輕啟唇,幽幽的唱著,開始舞了起來。

他的舉手投足深深的吸引著冰炎的目光。

那日、他在一旁的角落看著褚冥漾在台上的舞姿,他深深的被吸引著。

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行蹤,才會讓褚冥漾從台上摔了下來。

雖然他很想去扶他、救他、將他擁入懷中,只可惜他不可以。

因為他的身分不容許他出現在那個場合。

所以他只能離開,但他卻不知道褚冥漾追了出來。

舞畢,褚冥漾露出笑容看向冰炎,「學長,好看嗎?」

這首舞他可是學了一個禮拜,被褚冥玥死盯活盯給逼出來的。

「好看。」

褚冥漾坐到冰炎身邊,「學長……,你……。」

「如果你是想問我為什麼要組織Atlantis的話,現在的我還不能告訴你。」

「不行嗎?」如果學長不能告訴他的話,那他該如何回去報告阿。

冰炎點頭,「我知道可能有點為難,但是真的不行。」

「好吧。學長,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冰炎一笑,「我過得很好,你別擔心。」

學長你怎麼這漾三言兩語就帶過啊!

是分離了四年,不是分開了四天啊!

「就這樣嗎?」

「不然你希望我說些甚麼?」

呃……,褚冥漾一愣,他也不知道他要學長對他說些甚麼。


  1. 2011/10/05(水) 14:12:44|
  2. 靈感靈感一推坑
  3. | 引用:0
  4. | 留言:0

【特傳冰漾】Rechercher 04

CHAPTER 04

褚冥漾一舞成名,讓褚冥漾很是困擾。

「漾漾,走了。」千冬歲推了推趴在桌上的褚冥漾。

褚冥漾睜開朦朧的雙眼,輕揉了揉,「嗯?去哪?」

「出任務。」

「欸?出任務?」褚冥漾完全清醒,「你騙我的吧?」

千冬歲推了推鏡架,「嗯、騙你的。」說的理直氣壯。

褚冥漾一臉無奈的看著千冬歲,「所以,晚上還有要去銀座嗎?」

上次他在銀座舞的那曲曲目不知為何的被上傳到網上,讓他一炮而紅。

他想應該是褚冥玥……,或者是藥師寺總監。

他覺得這兩位上司都會做這種事,雖然總監有時候笑得很溫和,可是他卻覺得他後面有許多黑氣散發。

而自己的上司,可能就只是純粹的覺得好玩就放上去了。

這難道就是悲哀下屬的遭遇嗎?

「聽課長說是沒有,不過好像得跑一個地方。」千冬歲走到自個的位子,翻了翻桌上的資料後,將它遞給了褚冥漾,「你看看吧,這是喵喵拿來的資料。」

褚冥漾接過認真的翻閱著資料,「這個是?」

千冬歲的眼神一黯,「課長懷疑廳裡有人認識Atlantis的高層。」

「高層?」

「就是你之前跟我說的你所思念的那個學長。」

褚冥漾一愣,不敢置信的望著千冬歲。

「不可能的吧……,學長他雖然暴力了一點,但是他怎麼可能跟黑道扯上關係……。」褚冥漾握緊了拳頭。

他不要相信他所認識的學長會與那些黑道同盟。

「漾漾,萊恩他循線查出高層的特徵確實跟你說形容的那位學長差不多。」千冬歲開始思索他告訴褚冥漾這個消息到底是對還是錯。

「可是……。」褚冥漾欲言又止。

他還是不能相信學長會參與黑道。

「漾漾,你仔細的想想或許有什麼理由可以說服自己。」千冬歲試著勸說。

褚冥漾強迫自己靜下心,已經四年了,四年是個多長的等待,獨自一個人生活在這個都市,卻找不到心中掛念的人,真的很痛苦。

他想過很多方法想要去尋找學長,但是全被千冬歲駁回了。

他和學長共同擁有的記憶有很多、很多,多到他都數不清,多到他只想沉浸在回憶內不願再清醒。

而擁有這些回憶的地方就是……。

「是Atlantis!學長在用他的方法找我!」褚冥漾站了起來大喊。「Atlantis一定是學長所創辦的!」

Atlantis學院是他與學長最多回憶的地方,也是他們最愛的地方。

雖然學長不說但是他就是感覺得出來,學長很喜歡那裡。

「既然你知道了,你打算怎麼辦?」千冬歲看著突然恢復精神,甚至可以說是亢奮的褚冥漾問道。

「找到他。」然後尋找方法回到他們的世界,回到他們的Atlantis。

千冬歲嘴角勾起了微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他所認識的褚冥漾對於後果什麼的都不在乎。

褚冥漾滿臉疑惑的看著千冬歲。

「我們會幫你找到你的學長的,相信我們。」

褚冥漾微笑,「我相信你們。」從看到他們的第一眼開始他就把他所有的信任放到他們身上了。

他知道,他們不壞。

所以他相信他們。


會議室--

「這起案件我已經交給搜查一課處理了,新田課長你有甚麼意見嗎?」夏碎微笑的看著起身發表意見的新田沖一。

新田吞了口口水,「我們組織犯罪對策部一、二課都將手中的案件解決了,所以我們應該要拿回屬於我們的案件。」

坐在一旁聆聽的褚冥玥挑眉,「搜查一課接收得很順利,新田課長你就不用收回去了。」

新田暗中瞪了一眼褚冥玥,「總監,這起案件只是因為我課手中的案件尚未解決才先讓搜查部的人先幫我們偵查。」

「我當初接到的命令是這起案件由我負責,全部。」褚冥玥理直氣壯的看著新田。

「……。」新田氣結。

「我也記得當初下的命令是如此。」夏碎完全是站在褚冥玥那邊。

褚冥玥一臉「我贏了」挑釁的看著新田,「我還有事,先走了。」褚冥玥起身不理會眾人訝異的眼光走出了會議室。


搜查一課--

「有什麼新的線索了嗎?」褚冥玥一踏進立刻詢問道。

眾人低頭不語。

褚冥玥環顧一周,「漾漾呢?」

眾人互相看了看身邊的人一眼,最終千冬歲被坐在一旁的萊恩給推了出來。

「他剛剛被二課的人要求支援。」千冬歲硬著頭皮說道。

褚冥玥秀眉一挑,「支援?二課?」

千冬歲點頭。

「這樣子啊……。」美麗的唇勾起一個邪惡的微笑。

在場的眾人一個寒顫,漾漾,願主保佑你。

「算了、反正他也不重要,其他人沒有甚麼要報告的嗎?」褚冥玥再度環視眾人。

萊恩再度把千冬歲給推了出來,「現在的進展還是跟之前一樣,毫無進展。」

美麗的眼眸瞇起,「毫無進展?」

千冬歲艱澀的吞了口口水,輕輕的點頭。

「沒有進展難道不會去找嗎?」褚冥玥勾起笑。

「是!」全員迅速的拿起自己的外套,疾步的朝外頭走去。

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下褚冥玥一人,「怎麼都這年紀了還要人盯?」

夏碎帶著一貫的微笑走進了搜查一課,「案件真的沒有問題嗎?」

褚冥玥督了一眼,「當然是沒有問題,這次可是我帶頭的。」

「是嗎?可是我怎麼聽到的是毫無進展。」

「藥師寺夏碎,你是來找我碴的嗎?」

夏碎微笑,「當然不是,我是來關心下屬的偵查進度。」

「屁。」褚冥玥不屑的說道,「我剛可沒有找千冬歲的碴,你不要借題發揮。」

「這樣子啊……。」

褚冥玥忍住給夏碎一拳的衝動。「就是這樣子。」

「好吧,你們好好努力的破案,別忘了妳可是向新田誇下海口的。」夏碎走到門邊的時候說道。

褚冥玥冷哼了一聲,「我會讓你知道這不是海口。」
  1. 2011/10/03(月) 20:14:38|
  2. 靈感靈感一推坑
  3. | 引用:0
  4. | 留言:0

【特傳冰漾】Rechercher 03

CHAPTER 03


從近藤優勝口中也僅僅套出高層的人也不常出現在他們面前。

唯一知道的也只有他們的頭頭,使用的武器很不一樣。

在近藤優勝口中問出這個消息,褚冥漾心中只有無奈無奈還是無奈。

這到底是甚麼爛消息!

不用褚冥玥唾棄近藤優勝,他都想唾棄了。

褚冥漾身著十二單衣,靜靜的坐在近藤優勝的身邊。

這是什麼鬼屁衣服啊!那麼厚重,怎麼有人還可以穿的那麼開心,他穿到都快悶出汗來了。

「漾漾,待會的舞蹈表演你可以嗎?」褚冥玥的聲音透過小型耳機傳了過來,語氣中透露著些許的不安。

「或許可以吧。」褚冥漾小聲的答道,但卻有些汗顏的看著身上的十二單。

這也太厚重了,如果沒穿十二單應該是可以的。

「漾漾,該準備了。」千冬歲穿著一身鵝黃色的和服走到褚冥漾身邊在他的耳畔說道。

褚冥漾輕點了頭,轉過頭朝著近藤優勝輕聲說道:「我得上台表演,待會見。」微笑。

近藤優勝雙眼朦朧的看著褚冥漾離去。


舞台上的褚冥漾已經脫下十二單,十二單暈開在褚冥漾身旁,而褚冥漾身上也只剩下一襲純白的和服。

音樂聲響起,褚冥漾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深深的吸引著在場人的目光。

時而柔軟時而堅強,他的舞姿千變萬化,他……舞的完美。

而這段完美直到褚冥漾的眼眸鎖定了一個他相當熟識的眸。

那雙眸是他思思念念,這些年總是在腦海中、心中牽掛的那雙啊!

那雙眸是他的學長……。

「學長……。」褚冥漾的舞步開始混亂,開始掉了拍、少了調,但台下的觀眾卻看不出來。

那真的是他思念四年、尋找了四年的學長。

「學長……,求你……。」別走。

別再離開他的身邊,別在消失在他的世界。

一個踉蹌褚冥漾失足跌下了舞台,觀眾們紛紛驚呼。

在跌落台的那瞬間,褚冥漾除了看到了那雙眸閃過的一絲不捨與不忍閃過,他再也察覺不出那雙眸還有什麼情緒。

「學長,你為何……。」要走呢?

褚冥漾的淚流了下來,眼迷離的看著轉身離去消失在他眸中的身影,那抹銀仍牽動著他的心。

學長為什麼不過來?為什麼不過來扶著他?為什麼不過來再次的巴他的頭?

褚冥漾狼狽的起身,抹了抹眼淚,追了出去。顧不得衣裳凌亂、顧不得他還在值勤。

「漾漾!」千冬歲、萊恩、西瑞、褚冥玥的聲音透過小型耳機傳來,聲聲的呼喚著。

但褚冥漾卻充耳不聞的向外跑去。

他一身狼狽的跑到街上,卻瞧不見那抹心心念念的銀。

「學長……。」你可知道這一別離何時我們才能再見。


褚冥漾持著米納斯,對著射擊室的靶獨自一人擊著靶。

雖然這個世界讓他不能與米納斯溝通,但是他卻依稀覺得米納斯還是了解他。

還是知道他每次開槍總不想要人傷的太重,總是有著分寸。

米納斯是他在這個世界除了學長外唯一的依靠。

褚冥漾依舊槍槍命中要害,雖然他的槍試成績在警察學校內是算好的。

但這個好成績是被千冬歲給逼出來的。

「漾漾,你那天是發了什麼顛?」千冬歲拿著他的弓走了進來,語重心長。

褚冥漾拿下護目鏡,放下米納斯,「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提過的學長嗎?」轉頭,看著千冬歲他艱澀的開了口。

「嗯。」千冬歲拉緊了弓,射出一箭,命中。

「那天我看到了他。」褚冥漾說道。

千冬歲放下的弓,「你看到了他?」

「嗯。」褚冥漾重新帶上的護目鏡,再度拿起米納斯重新瞄準射擊。「我看見他了,他似乎變了。」

冰炎學長好像真的有些變了,為什麼學長沒有找尋他的感覺?

他真的感覺不出來學長有找尋他的感覺……,至少不像他那樣。

不像他當上警察只為了尋找冰炎學長。

「你們兩個在這討論什麼?」警視總監--藥師寺夏碎,開了門走進來問道。

褚冥漾和千冬歲行了個禮,「總監。」

「不用行禮了,別那麼拘束。」夏碎微微一笑說道,「在外頭每天都要笑臉對人,搞的我都要瘋了。」夏碎脫下外套戴上護目鏡拿起自己隨身攜帶的槍枝,瞄準射擊。

褚冥漾也不知道該說是習慣了還是怎麼說,看到夏碎總監這樣子,他只覺得總監身後有著一團黑氣。

學長……,何時我才會又看到你呢?

題目:特殊傳說ˇ冰漾永遠!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1/09/01(木) 07:37:22|
  2. 靈感靈感一推坑
  3. | 引用:0
  4. | 留言:0

【特傳冰漾】Rechercher 02

CHAPTER02

在褚冥漾和千冬歲重新踏入搜查一課,褚冥漾心裡只有一句話:「知不知道現在辭職還來得及嗎?」

只因為他們看到的場景實在是太令人訝異,但卻好像又習慣了。

「漾漾你們回來啦!」米可蕥開心的說道,手中正在幫萊恩綁著髮。

「嗯。」褚冥漾微微一笑,脫下外套放置在椅上。「你們現在在做什麼?」

米可蕥停下手上的動作,「喵喵正在把萊恩打扮成藝妓啊!」

褚冥漾汗顏的看著萊恩,難道萊恩不會反抗嗎?

再望了一眼萊恩,褚冥漾終於知道為甚麼萊恩毫無動靜了……因為萊恩確確實實是個飯糰鬼啊!

「為什麼?」千冬歲推了推鏡架。

「因為被害人的好友喜歡看藝妓表演。」褚冥玥站在搜查一課的門前環著胸說道。

你們就為了這樣無聊的原因把同事給陷害下去嘛!

「不過現在看到漾漾我到覺得漾漾更適合。」褚冥玥笑著說道。

等等,姊姊你這是在騙人的吧,他好歹也是你認下的乾弟弟啊!褚冥漾在腦海裡吶喊。

「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一個鄰居沒有做到筆錄……。」褚冥漾重新抓起外套試圖開溜。

褚冥漾在經過褚冥玥身邊的時候,被一把抓住了後領,「喵喵交給你了。」

褚冥漾哭喪著一張臉,被強迫的押在椅上。

過了半晌,褚冥漾從一課裡頭的小房間走了出來,模樣彆扭的拉著衣擺,「喵喵這樣子好嗎?」清秀的臉微紅,滿臉的不自在。

「喵喵覺得不會啊。」米可蕥微笑的說道。

「可是……。」褚冥漾依舊不自在的拉了拉衣擺,「這應該是和服吧!」褚冥漾紅著臉問出他從穿上這件衣服以來的疑問。

這個問題一直卡在他的咽哩,終於他閉著眼問出自己的疑惑。

「咦?漾漾不知道這是最新的改良式和服嗎?」米可蕥笑的很燦爛的說道。

這種事他怎麼會知道啊!褚冥漾在心裡無限吶喊。


夜晚 新宿--

「聽好了漾漾,千冬歲跟萊恩就在隔壁桌待命,我和西瑞在一旁的小巷監控著。」褚冥玥的聲音從隱藏型耳機內傳來,一旁還有著「為什麼不讓本大爺上場」的呼聲。

褚冥漾頭疼似的揉了揉自個的太陽穴。

「漾漾不要揉,小心妝掉了。」這次換千冬歲的聲音傳來,話語中有著無奈。

「這次的對象是近藤優勝,與死者是十年的好兄弟,兩人也一起進入了Atlantis,總之……,一切小心。」褚冥玥有些沉重的說道,唉、要把弟弟送上虎口她也不願意,人真是難做。褚冥玥按了按肩。

褚冥漾一臉彆扭的坐在位子上,雙手交叉放在大腿上,裙子太短他真的不習慣啊。

「這是哪來的小美人……,呃……。」來的人摸上褚冥漾的臉還順勢打了個酒嗝。

褚冥漾憋住一口氣,硬撐著微笑面對來人。

「皮膚還真細嫩……,呃、是新來的嗎?」來人正是褚冥漾要接近的對象,近藤優勝。

「嗯。」褚冥漾靦腆的點了點頭。

天啊、神啊、學長啊……,褚冥漾的眼神瞄到從門口一閃而逝的那抹銀髮。

「學長!」褚冥漾倏地站了起身,下一秒便跑向門口。

是學長,絕對是學長,他敢肯定絕對是跟他走散四年的學長。

只是當他跑到街上時,路上的人群根本看不到那抹銀。

「學長……。」學長,你到底在哪裡呢?

「漾漾!你怎麼突然跑了出來還亂吼亂叫的。」褚冥玥從暗處現身重巴了一下褚冥漾的後腦。

嗚……,他是太想念學長才會覺得被褚冥玥巴頭是被他巴頭的感覺嗎?

褚冥漾吃痛的摸了摸後腦,「姊姊?」

「姐什麼姐!還不快給我繼續陪酒……,不是我是說出任務去。」褚冥玥一把將褚冥漾再度推向火坑。

褚冥漾對於這樣的對待好想哭。

褚冥漾眼角略帶著淚光,在現場眾人的眼裡看到卻是淚光閃閃的小美人。

「小美人……,呃、你還好嗎?」近藤優勝貼近褚冥漾吐著酒氣在他的耳畔說道。

「還好。」褚冥漾有些不自在的說道,試圖想拉出一點距離。

「是嗎?呃……。」近藤優勝又打了一個酒嗝。

褚冥漾打起精神,「咦?之前常跟你一起來的那位先生怎麼沒來?」

「他啊……,死了。」

褚冥漾裝出一臉的驚恐,「怎麼會這樣?」

「誰叫他得罪了高層,被殺掉也不意外。」講起亡者近藤優勝甚至不打酒嗝了。

高層嗎?褚冥漾愣住。

「時間好像也不早了,近藤先生也該回去了。」褚冥漾微微一笑。

近藤優勝愣住,「下次來還看的到你嗎?」

褚冥漾笑而不語。


「高層嗎?」搜查一課等人回到了警視廳看著眼前的資料。

Atlantis的高層甚少出現在人們面前,向來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根本難以找起,多次從近藤優勝口中套問,也套不出個所以然,褚冥玥氣的想砸桌子。

「Atlantis的高層算什麼!還不是畏首畏尾的小鳖三。」褚冥玥惡狠狠的踹了桌子一腳。

「Atlantis?」褚冥漾看著白板上的字樣。「是學長嗎……?」

「漾漾,什麼學長?你有什麼線索了嗎?」千冬歲看著褚冥漾問道。

褚冥漾搖了搖頭,他現在什麼都不敢確定,雖然他覺得學長有百分之不知道幾百萬或是幾兆有可能去混黑幫。

「對了,萊恩你有幫我要到那天在妓町的監視器錄影帶嗎?」褚冥漾四處尋找著萊恩的身影。

「喏,給你。」萊恩將帶子從旁遞給了褚冥漾。

褚冥漾當場滑下三條黑線,「原來你在啊……。」

拿了帶子,褚冥漾窩在一個小角落開始看著帶子。

看到某一處,他激動的站起身,「學長……,真的是學長啊……。」

學長,這四年來的尋找將要告一段落了嗎?

學長……,雖然很不想承認,在這一刻他是開心的。

題目:特殊傳說ˇ冰漾永遠!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1/08/24(水) 21:29:29|
  2. 靈感靈感一推坑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下一頁

自我介紹

蔚蔚

Author:蔚蔚
坑坑相連到天邊
有永無止境的坑
無園圓滿滿的坑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雜記 (0)
散文 (0)
靈感靈感一推坑 (7)
未分類 (0)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