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My Lord♥

【特傳冰漾】Rechercher 05

CHAPTER 05

褚冥漾持著槍指著眼前的逃犯。

「不許動。」清冷的音調中蘊含著妖師的力量。

今天的褚冥漾被搜查二課的人借來逮捕犯人。

全警視廳的人都知道搜查一課的褚冥漾追捕犯人從不失手,即便他的體力很差。

「不許動。」褚冥漾聚精會神的盯著犯人,揮了揮手示意身後的警員將犯人銬上手銬。

「褚警官謝謝你今天的幫忙。」二課的課長走了過來,向褚冥漾致謝。

「不會。」褚冥漾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希望那名犯人可以把事情全盤托出。」這是他對他們的祝福。

「希望如此。」二課的課長語重心長的說道。

「那麼,我先走了。」褚冥漾鞠了躬,離開了現場。


新宿銀座──

褚冥漾不懂為什麼他們還要一直在這裡盯著近藤優勝。

而且他覺得千冬歲跟萊恩女裝扮上癮了。

每天他們兩個最有精神應該就是這時候了吧?

唉、他到底什麼時候可以脫離扮女裝的行列。

「漾漾,目標出現了。」

褚冥漾微笑走到近藤優勝面前,「近藤先生。」

「不要靠近我!」近藤優勝一反常態的朝褚冥漾吼著,「就是你害了我的!」

褚冥漾一臉茫然,他害了他什麼?

「千冬歲、萊恩去保護漾漾。」褚冥玥的聲音透過耳機傳入在場人的耳裡。

「我害了你什麼?」褚冥漾疑惑的問道。

「我在組裡的地位降低了,一切就是因為我跟你走的太近了!」近藤優勝看著褚冥漾的眼神充滿著怨恨。

近藤優勝還依稀記得今天組裡的頭看著他的眼神,彷彿在警告他不准再靠近褚冥漾。

冷的令人心驚。

「因為我?」褚冥漾愣愣的重複他說的話。

「對!就是因為你!」近藤優勝再度瞪了褚冥漾一眼,離開了。

「糟了、唯一的一條線斷了。」萊恩靜靜的呈述著。

褚冥漾突然很想巴萊恩,這樣的消息不應該是這麼平靜吧!

「對呀,斷了,你們死定了!」褚冥玥略帶怒氣的聲音透過耳機傳了過來,讓在場的人一陣寒顫。

千冬歲摸了摸鏡架,「不,還有一條。」

褚冥漾看著千冬歲,他的心裡突然很不安。

「什麼?」

「漾漾認識Atlantis的上層。」千冬歲看著褚冥漾說道。

「褚冥漾,這麼重要的消息你怎麼不早說!」

褚冥漾一愣,他也是昨天才想清楚啊!

千冬歲你為什麼要陰我!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啊!」褚冥漾小聲的吶喊著。

「那麼就交給你了,快去追近藤!」

褚冥漾一愣,不是這樣吧?

「漾漾你還不動作?」千冬歲催促著。

這不是動不動作的問題吧!他還穿著女裝耶!

「如果你是在介意你還穿著女裝的話,上次你已經衝出去過了。」萊恩淡淡的說道。

褚冥漾愣住,謝謝你突破了盲點。

「褚冥漾,你再不去追你就死定了!」褚冥玥如此的說道。

嗚嗚、他怎麼這樣被別人奴役阿?



褚冥漾跑出到店外,左右張望著。

沒有看到剛剛跑出來的近藤優勝,映在眼簾的是他掛記在心中的那麼銀。

「跟我走。」那抹銀的主人在他耳畔低語。

而他,竟然點頭,乖乖的跟著走。

因為那個人是他的學長。



「學長……。」

「噓、別說話。」冰炎抓起褚冥漾的手,開始在暗巷裡奔跑著。「把你身上的追蹤器,通訊器全數丟棄。」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可是……,學長……。」

「別可是了,快丟。」

褚冥漾看著眼前的冰炎,「我不能丟。」一但丟棄就是否認了他四年來的努力。

冰炎勾唇,「好吧,那把它全數關機。」

褚冥漾一愣,他知道冰炎退了一步,於是他最後還是把身上所有的電子產品關了機。

冰炎滿意的看著褚冥漾。

他繼續拉著褚冥漾在巷子內跑著,直到跑到一處房子前,冰炎才停下。

「學長,你現在過得怎麼樣?」冰炎把褚冥漾拉進房裡。

「我現在過得很好。」冰炎看著褚冥漾如此的說道。

褚冥漾微笑,「嗯。」

「我想再看你之前在銀座跳的那支舞。」

褚冥漾紅了臉,「學長,你看過那支舞?」

冰炎點頭。

你若暗戀 歌詞裡的紅粉 我唱一遍 何不給點掌聲
值得安慰的人 掛著滿臉淚痕 索一個吻都不可能
你的人輕靠我肩膀 你的心爬上誰的床 別說有情人都善良
幾杯酒喝斷你肝腸 染紅了罪人的眼眶 演一首歌 療愛的傷


褚冥漾輕啟唇,幽幽的唱著,開始舞了起來。

他的舉手投足深深的吸引著冰炎的目光。

那日、他在一旁的角落看著褚冥漾在台上的舞姿,他深深的被吸引著。

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行蹤,才會讓褚冥漾從台上摔了下來。

雖然他很想去扶他、救他、將他擁入懷中,只可惜他不可以。

因為他的身分不容許他出現在那個場合。

所以他只能離開,但他卻不知道褚冥漾追了出來。

舞畢,褚冥漾露出笑容看向冰炎,「學長,好看嗎?」

這首舞他可是學了一個禮拜,被褚冥玥死盯活盯給逼出來的。

「好看。」

褚冥漾坐到冰炎身邊,「學長……,你……。」

「如果你是想問我為什麼要組織Atlantis的話,現在的我還不能告訴你。」

「不行嗎?」如果學長不能告訴他的話,那他該如何回去報告阿。

冰炎點頭,「我知道可能有點為難,但是真的不行。」

「好吧。學長,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冰炎一笑,「我過得很好,你別擔心。」

學長你怎麼這漾三言兩語就帶過啊!

是分離了四年,不是分開了四天啊!

「就這樣嗎?」

「不然你希望我說些甚麼?」

呃……,褚冥漾一愣,他也不知道他要學長對他說些甚麼。


  1. 2011/10/05(水) 14:12:44|
  2. 靈感靈感一推坑
  3. | 引用:0
  4. | 留言:0

【特傳冰漾】Rechercher 04

CHAPTER 04

褚冥漾一舞成名,讓褚冥漾很是困擾。

「漾漾,走了。」千冬歲推了推趴在桌上的褚冥漾。

褚冥漾睜開朦朧的雙眼,輕揉了揉,「嗯?去哪?」

「出任務。」

「欸?出任務?」褚冥漾完全清醒,「你騙我的吧?」

千冬歲推了推鏡架,「嗯、騙你的。」說的理直氣壯。

褚冥漾一臉無奈的看著千冬歲,「所以,晚上還有要去銀座嗎?」

上次他在銀座舞的那曲曲目不知為何的被上傳到網上,讓他一炮而紅。

他想應該是褚冥玥……,或者是藥師寺總監。

他覺得這兩位上司都會做這種事,雖然總監有時候笑得很溫和,可是他卻覺得他後面有許多黑氣散發。

而自己的上司,可能就只是純粹的覺得好玩就放上去了。

這難道就是悲哀下屬的遭遇嗎?

「聽課長說是沒有,不過好像得跑一個地方。」千冬歲走到自個的位子,翻了翻桌上的資料後,將它遞給了褚冥漾,「你看看吧,這是喵喵拿來的資料。」

褚冥漾接過認真的翻閱著資料,「這個是?」

千冬歲的眼神一黯,「課長懷疑廳裡有人認識Atlantis的高層。」

「高層?」

「就是你之前跟我說的你所思念的那個學長。」

褚冥漾一愣,不敢置信的望著千冬歲。

「不可能的吧……,學長他雖然暴力了一點,但是他怎麼可能跟黑道扯上關係……。」褚冥漾握緊了拳頭。

他不要相信他所認識的學長會與那些黑道同盟。

「漾漾,萊恩他循線查出高層的特徵確實跟你說形容的那位學長差不多。」千冬歲開始思索他告訴褚冥漾這個消息到底是對還是錯。

「可是……。」褚冥漾欲言又止。

他還是不能相信學長會參與黑道。

「漾漾,你仔細的想想或許有什麼理由可以說服自己。」千冬歲試著勸說。

褚冥漾強迫自己靜下心,已經四年了,四年是個多長的等待,獨自一個人生活在這個都市,卻找不到心中掛念的人,真的很痛苦。

他想過很多方法想要去尋找學長,但是全被千冬歲駁回了。

他和學長共同擁有的記憶有很多、很多,多到他都數不清,多到他只想沉浸在回憶內不願再清醒。

而擁有這些回憶的地方就是……。

「是Atlantis!學長在用他的方法找我!」褚冥漾站了起來大喊。「Atlantis一定是學長所創辦的!」

Atlantis學院是他與學長最多回憶的地方,也是他們最愛的地方。

雖然學長不說但是他就是感覺得出來,學長很喜歡那裡。

「既然你知道了,你打算怎麼辦?」千冬歲看著突然恢復精神,甚至可以說是亢奮的褚冥漾問道。

「找到他。」然後尋找方法回到他們的世界,回到他們的Atlantis。

千冬歲嘴角勾起了微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他所認識的褚冥漾對於後果什麼的都不在乎。

褚冥漾滿臉疑惑的看著千冬歲。

「我們會幫你找到你的學長的,相信我們。」

褚冥漾微笑,「我相信你們。」從看到他們的第一眼開始他就把他所有的信任放到他們身上了。

他知道,他們不壞。

所以他相信他們。


會議室--

「這起案件我已經交給搜查一課處理了,新田課長你有甚麼意見嗎?」夏碎微笑的看著起身發表意見的新田沖一。

新田吞了口口水,「我們組織犯罪對策部一、二課都將手中的案件解決了,所以我們應該要拿回屬於我們的案件。」

坐在一旁聆聽的褚冥玥挑眉,「搜查一課接收得很順利,新田課長你就不用收回去了。」

新田暗中瞪了一眼褚冥玥,「總監,這起案件只是因為我課手中的案件尚未解決才先讓搜查部的人先幫我們偵查。」

「我當初接到的命令是這起案件由我負責,全部。」褚冥玥理直氣壯的看著新田。

「……。」新田氣結。

「我也記得當初下的命令是如此。」夏碎完全是站在褚冥玥那邊。

褚冥玥一臉「我贏了」挑釁的看著新田,「我還有事,先走了。」褚冥玥起身不理會眾人訝異的眼光走出了會議室。


搜查一課--

「有什麼新的線索了嗎?」褚冥玥一踏進立刻詢問道。

眾人低頭不語。

褚冥玥環顧一周,「漾漾呢?」

眾人互相看了看身邊的人一眼,最終千冬歲被坐在一旁的萊恩給推了出來。

「他剛剛被二課的人要求支援。」千冬歲硬著頭皮說道。

褚冥玥秀眉一挑,「支援?二課?」

千冬歲點頭。

「這樣子啊……。」美麗的唇勾起一個邪惡的微笑。

在場的眾人一個寒顫,漾漾,願主保佑你。

「算了、反正他也不重要,其他人沒有甚麼要報告的嗎?」褚冥玥再度環視眾人。

萊恩再度把千冬歲給推了出來,「現在的進展還是跟之前一樣,毫無進展。」

美麗的眼眸瞇起,「毫無進展?」

千冬歲艱澀的吞了口口水,輕輕的點頭。

「沒有進展難道不會去找嗎?」褚冥玥勾起笑。

「是!」全員迅速的拿起自己的外套,疾步的朝外頭走去。

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下褚冥玥一人,「怎麼都這年紀了還要人盯?」

夏碎帶著一貫的微笑走進了搜查一課,「案件真的沒有問題嗎?」

褚冥玥督了一眼,「當然是沒有問題,這次可是我帶頭的。」

「是嗎?可是我怎麼聽到的是毫無進展。」

「藥師寺夏碎,你是來找我碴的嗎?」

夏碎微笑,「當然不是,我是來關心下屬的偵查進度。」

「屁。」褚冥玥不屑的說道,「我剛可沒有找千冬歲的碴,你不要借題發揮。」

「這樣子啊……。」

褚冥玥忍住給夏碎一拳的衝動。「就是這樣子。」

「好吧,你們好好努力的破案,別忘了妳可是向新田誇下海口的。」夏碎走到門邊的時候說道。

褚冥玥冷哼了一聲,「我會讓你知道這不是海口。」
  1. 2011/10/03(月) 20:14:38|
  2. 靈感靈感一推坑
  3. | 引用:0
  4. | 留言:0

自我介紹

蔚蔚

Author:蔚蔚
坑坑相連到天邊
有永無止境的坑
無園圓滿滿的坑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雜記 (0)
散文 (0)
靈感靈感一推坑 (7)
未分類 (0)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